论法脉“口工”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要说明的是什么是“口工”,

在六壬伏英舘当中口工的重要性,不唯一性,多样化与现代传教者的缺失性,所谓口工者,即一门内不记载于法本,符书上的口决,画字,科法(釆用道教名词便于论述)等,也是符书佬一生不可得之物,我们将从平公一脉的符篆,坛庭,法科三个方面去论述口工的重要性​
其次,我们为什么要去了解“口工”,现代社会,以杂为荣,以多为资本,甚至有些人以少为耻,如果有看到有人同个门派承多个法脉(只针对伏英舘弟子),一者是把一门修为大成出师者,另一者就是这边咬一口,另一边取一勺,我听过太多伏英舘弟子和我说过
“平公一脉的东西这么少,很多东西都没有”
“法本我看过,没有”
“虽然我放教了,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一道符各个法本记载的画字,用处不同”
最后把法搞成一锅大乱炖,到处都不得精华
首先说符篆,伏英舘一直以符法著称,有言“千处求我灵符千处应”,首先,我们学习画符,要把“万变不离其宗”其中的“宗”给搞明白,这样画出来的符才有理论上的支持,​
看一个师傅画符(仅对伏英舘弟子)为什么说是否得到真传与功夫到不到家,看他符胆就知道,如果画的和拇指那么大,那他还得回炉几年,因为这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口工,这是一者。
二者呢,是看印,一些师傅盖印杂乱无章,甚至**,伏英舘本身有八种印,现代流传通用的只有“太上老君印”“一善印”,法师在藏魂,肚兜等处用太上老君印本身是违背的,虽然我不否认他的有效性,但这个已经流传太广,已经不能去否认​此图致符书佬
今天一个朋友问我画符符胆画错之后,可以在原来符胆的位置上重新再画一遍?在你没有练僮身之前,这个是绝对不可以的,这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你敷衍师公,师公绝对也会对你敷衍,符胆做为一张符的发动机,其中的“口工”要谨记,不可以马马虎虎
三者落笔的顺序在之前是有一套自己的口工的存在,后人发明了画鸡蛋理论(即画个鸡蛋落符胆都能用)的“哲学”见“弟子造不明,老师公查明”后,才慢慢淡化,我个人是反对新香弟子学习这种方法的,很多人抛弃了很多口工,加以自己的思想,造成法不灵,或者是干脆就是符书佬,买法者,且行且珍惜
再讲到伏英舘设坛(不含法扇坛),七星坛作为一个法师最重要的修行行法根据地,坛图,香炉,上香,怎么落花字,怎么供奉,都有一套完整的东西,比如香炉要有*有*,或者是干脆用平公用的狮头炉,其中的口工更是多如牛毛
法科方面就更我这边直接给出一个结论,即:
六壬伏英舘(平)的所有科法都有在法本记载
但在法科,规仪方面所有的流程,几乎都是言传口教,你可能会看到同为一脉,对于同一种法科,方式,场面都不太一样,因为这个师傅掌握了“发动机”的原理,伏英舘作为倚重符法的一个门派,其中口工还是比较多的,所以才会过教七天,四十九天舘等,留在师傅家中修习与传授符篆或僮身等,单靠法本无人能修通,照葫芦画瓢者且行且珍惜。
愿各位同修日渐精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