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壬法为什么灵?六壬仙师是谁?

不要成为圣人,不要给自己带上圣人的标签,我们只是尘土

01

在探讨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明白法从哪里来,什么是法?首先我们要清楚一个要点,他来自哪里,符的灵验又来自哪里,六壬铁板教作为一个阴师教,该如何去考究一个正确的道路去学习和发展?他与其他分支教派所主张的区别又在于哪里?

法从哪里来,首先在阴师教中,第一个排除的就是通过自身的修为,但是不包括后天的心雄胆壮,德行等其他自发功的正气,阳气等其他契合达到“法强”的理论,单从阴师教本身去讲,什么是法根本?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人心不古的时代,已经演化出很多不同的理论,先从最古老的说法开始讲,首先是通过传承,获得门派的”红头公章”,通过修习通过一些方法比如吞符等,不断增强和师公的感应,达到师公的认可并授于”红头文件使用权”,而现代经过几位所谓的“大师傅”的理论与实践,不难看出除了以上的方法外,还演化出了以下几种,这边整理以下表格以供参考考究:

说法简述
门派本身的扶坛师公的认可通常这个是比较难的,首先保证正本清源的基础上,因为扶坛的师公多数为玉封的格性,其分灵多数性格各异,对待传统对口工与其尊敬的要求程度“过分”讲究(比如绝对不能右手敬酒等)代表为
一:胡方马…..等二:邓年刘…..等(不为固定,只为区别代表说明)​三:玉封十三郎等法主位“分灵”等
本门阴师认可这个代表大多数弟子,门派祖师,师公辈的师公扶持,通过心咒“启师”,达到请师公临坛,法的强弱是为自身对师公的感应有多少,多少愿意临坛,临身,降威,辅助弟子写花字发号施令等
兵马以及后期养坛鬼将这个代表那些反复横跳判师,洗底的“大师傅”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对法和灵的感应是非常强大的,通过术类的方法去控制兵马行事,在没有临坛的上坛师公扶持下行事,通过一些方法去养鬼将,鬼越多,法越灵,但是也不否认这个是个双刃剑,用来做什么,如何消除阴气对自身的影响,也是一个技术活
假意冠名梦传“阴师”多数是不知道什么游师假名托梦假相,法灵的原理和上面的理论相同,少数本门阴师吐法,原理与僮身理论相同,但多数为拼多多法本玩家
上下坛僮身认可作为曾经最流行的行法方式,僮身的历史是非常久远的,多数为本门师公临身降威,无论是上身,眼通,心通,耳通,卦通等或是迷僮,幻僮…扶乩等,皆为行法必修,就算不足以降身,也能更好的查事,但现在很多师傅并不会去求固定的分灵僮,多数是求得坛上不知名的师公或鬼将,需知同坛在卦杯这里假名降下时已经不准,更有甚者多数为抄袭友派闾山的降僮法催僮,比如罗等其他脉就是专业大圣僮玩家,当然有更深入的说法这里不做阐述

02

—这里的玉封十三郎仅仅是代为冠名法主位,既为法主位,则都是分灵体,都是带印降威,主神既不会临坛,比如六壬仙师是何人,流程至今绝对已经不是某一位的代表,更不是某一位能代替他,六壬仙师就是法主位,他就是六壬仙师,不是李淳风,也不是某一位风水先生,目前没有有力的证明证明他最原始是谁,别地的,别派的旧法本也不能说明他的源流,从请神文中讲品位,仙师不可能是先天尊神或者后天的敕封神,也许是先人学了六壬神术再学了风火院的法假名结合再一起但是丢失了一部分的流传也说不定,根据历史根源来源于白莲社(非教)发展之一,当时假名众多,流传到南方南传法脉他是主神主法主,在江西如戴家等地的老派系,六壬仙师法主又是和境主并列下坛的神明之一。

我们该如何去学习和探究这个法门,首先正确认知,也就是我们友教经常说的正知正解,抛开虚伪的面子,绝对不能去说我们传承一个法脉,就一定要求我们的法脉比别人厉害,好让自己在社会上卑贱的地位提升,去大搞对立,小屁孩非主流拿令牌对法扇指画不在讨论之列,在科学时代,少搞那些迷信的显法,

不得不承认的是,六壬作为南传法脉代表之一,一直以来是包容为主,融合包括茅山真心堂,西天佛法教,金英教,风火院,吕山坤元法院,茆山,华光,师公教等,同血连根,很多学了一脉又去学另一脉的同道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为了参考学习,而不是在一脉没有学到瓶颈去反复挑师只是为了身负多个头衔装逼,一个法脉发展到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坏在利益熏心,但好是好在大家都在去真心传承,至少把这个民间小法去真正传扬出去,相对其他南传,我们出了宗师好让后人拾人牙慧,也给后人开了融合的头,无论到哪里行法,到哪里传教,融合当地民俗是一个很有必要性的,比如你在广东如果不遵循广东的“家礼”也是行不通,在东北不结合当地的仙家文化,买几个木鱼敲下地藏经也是没办法装的下去逼的,发展的路需要各位同道共勉。

再说到主张,我们阴师教同样是师公教之一(有一定争议),我们铁板教首先是阳法,正确学习的情况下对身体是没有伤害的,更不会去说什么死后不得投胎的说法,达到这一步,你首先得成为一个高深的法师,由功德或弟子的供奉托你上神台,我们铁板教主张的是济世救黎民,现代社会已经不需要我们弟子去奂乎维新,但是精神是存留的,我个人选择的是法与术并行的道路,目前一样在努力中,找到自己传扬法脉的意义,而不是为了利益去开培训班收徒,哪有正常法师,道公佬每天闲的没事干拍视频收徒的?帮人做件法事没那几千块?

在南传众多法脉中,六壬派发展的非常迅速,因为其以方便著称,但是其方便,是建立在前几年其他教派三五年不得入门的基础上,但是对比现在的宗教环境,都是培训班产物速成环境的情况下,除了易学类,反而显得不是很“方便”,只能体现在其用法的简单上,当然现在也有冠名六壬的仙教等,他们似乎比我们更方便,但是由李海传下王斌与邵启刚的仙教,和六壬铁板教,南茅从来都不是一家,也毫无关系,只是做区别之分,没有贬义,有同道把他比喻成一个术法的发动机不同。

现在传教学习环境是非常乱的,比如坛扇,自古以来平一脉只有一把清风扇,背面兵马花字,四纵五横玉封十三郎代表师傅授法授印代表师傅坛上的兵马,正面为大显威灵的师公位,现在的“新时代的先行者”,为了凸显自己的独立独行,盲目抄袭香港的法扇,其他脉的法扇,自创法扇,符扇传给弟子,不伦不类,画的符胆比鸡蛋还大。千变万化打个比方就像老中药捉药,对待什么病灵活的变动药方,而不是拿个树枝当黄芪给人服用,法本永远是工具书,而不是真理。

师公扶持,大显威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